一個祈禱的答覆

托莉的故事


兩個女人彼此擁抱。

許多年來,我認為自己使用冰毒還算有「建設性」,因為我大致可以正常工作、生活,但那樣的情形很快就結束了。

我的習癮一個換過一個,包括冰毒和古柯鹼。我發現自己在做些我通常不會做的事來取得我想要的毒品。羞恥和心痛伴隨而來。我知道我需要幫助。我還有兩個年幼的兒子要照顧,我知道我需要整頓我的生活,這樣他們才不必為我的罪付出代價。

我的選擇讓我和兩個兒子處在非常不安全的情況。我們當時居住的環境非常危險,但是我找不到出路。我很不好意思聯絡家人,也無法忍受他們的批評。想到會失去我的兒子,我便無法承受。沒有他們,我的生活就毫無目的。但是主在祂無限的慈悲和愛中,幫助我在2008年看見事情好轉。

當時我剛做了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。我選擇離開我們所在的環境,露宿街頭,不知未來會如何。天氣很冷,我試著讓兒子躲在背包後面;那裡頭裝著一些衣服和玩具。我們幾乎拋下了一切。在我稍微保護他們免於寒冷的天氣後,我望著天空祈禱。此刻,我覺得很空虛,了無生趣。在我腦海深處,我知道自己沒有力氣重新開始,也沒有力量擺脫習癮。我覺得我毀了自己的生活,還讓我的孩子置身於這可怕的局面。這對他們很不公平。因為我,他們失去了兒童迫切需要的安全感。

我當時唯一的念頭是做一個順服的祈禱。我沒有要求神任何事,我只是說:「主啊,我們在這裡。不論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,就讓它發生吧。讓我們去您要我們去的地方。」我毫無疑問地知道,如果我在那天沒有尋求主,並正好在情緒、心理和身體上都處在最低潮的時候,我早就毀了。我的世界大概已經終結,我早可能死於我的習癮。我可能也已經失去我的孩子。我知道,如果我在天父向我伸出援手時,沒有伸手抓住祂的手的話,我可能就永遠迷失了。我覺得自己不配稱,但當我讓主接管一切,所有事情都順利解決了。

幾分鐘之內,我的祈禱就獲得答覆,證明了唯有救主所能賜予的真愛、慈悲和憐憫。一對夫妻把車停在我的兩個男孩和我的旁邊,詢問是否需要載我們一程。他們是神手中的工具,把我們接回家中、給我們食物吃、讓我們打理乾淨,給我們溫暖的地方安睡。他們鼓勵我們住下來,直到我們能靠自己站起來為止。我對救主永懷感激,祂不僅讓我的小小家庭能在一起,也從我身上去除了所有對非法藥物的渴求和慾望。

在三個月內,我有了全職工作、自己的公寓和一輛車。我之前已經離開教會好幾年,但我又再次成為活躍的成員。我的男孩很快在教會受洗。我現在忠信地擔任許多召喚,也在戒癮計畫中擔任輔導員。我不曾想像過我的生活能像現在這樣美好。雖然看起來我失去了很多,但事實上,我獲得了比我所能想像的更多祝福。

多馬‧孟蓀會長曾經說過:「絕對不要把某個待解決的問題看得比你所愛的人更重要」(「在人生旅途上找到喜樂」,多馬‧孟蓀,2008年10月總會大會)。我的救主讓我知道,為了拯救我,祂願意走多遠、願意往多深的坑中伸出援手。為什麼?因為即使在我身陷習癮的時候,祂還是愛我,我對祂來說就是那麼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