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我這裡來

史考勒的故事


基督對長凳上的一名青少年說話。

在我的青少年時期,我有色情方面的習癮;在試圖克服這個問題時,我把色情的習癮轉移到服用例如止痛處方藥、搖頭丸、大麻等這類危險物質上。我嘗遍每一種可以弄到手的東西,以為這樣可以遏止內心的痛苦和罪惡感。

19歲時,生活各方面簡直一落千丈。我在大學讀書,住在家裡,但由於自己的所作所為和繼續沉淪的習性,我認為父母和天父都不再愛我了。此時父母、朋友不信任我,功課又不及格,因此更加求助於各種習癮,雖然很想找一處避難所,但總是徒勞無功。我任由敵人擺佈,帶我走入險惡歧途,甚至到了我認為已經不可能回到舊時所知的善良的地步。我深陷習癮之中,覺得自己是一個已被定罪的人,我認定自己已經無藥可救。

我千方百計向家人隱瞞真相,即使當父親質問我的一切時,我還是撒謊,告訴他我很好。父母能夠看穿我,我便崩潰了。我覺得如果我能就此結束生命,對大家應該比較好。雖然我明知這是敵對者解決事情的殘酷手法,但我還是想向他屈服。

我滿眼是淚,立刻上樓去,告訴父親我稍後想跟他去兜風。我打算向他坦白一切,這樣他就會把我一腳踢出家門,告訴我,我不再是他的兒子了。我想,神應該已經放棄我了,所以,父親何嘗不是這樣?

那天晚上夜色漆黑,父親一面開著車,我一面告訴他自己經歷的一切,然後等待他的回答。我靜靜地凝視著儀表板,任憑淚水滑下,已經準備好迎接那無可避免的一幕。但相反地,他卻停下卡車,作了一個祈禱,然後和我談話。那是多年來,我第一次感覺到生命中閃現一縷希望的微光。如果父親肯幫我,那麼,也許神也沒有放棄我。父親後來提到那天晚上的情形,他說:

「我記得史考勒要求我帶他去兜風的那天晚上,聖靈提醒我只要傾聽就好。史考勒向我訴說一切時,我感受到贖罪前所未有的強烈力量進入了我們的父子關係。當時我沒有憤怒,沒有譴責的念頭──只有滿腔對兒子的愛。他願意在絕望的時刻來找我,我為他、為他這樣的舉動感到自豪。」

在接下來的一年半,我每週和主教見面,開始悔改的過程,承認自己的各種習癮,然後獲得棄絕習癮所需的力量。當我服從時,福音的力量給予我克服這一切所需的能力。神使我謙抑自己,謙抑到足以重新找回對祂、對祂兒子拯救能力的信心,這就是治癒的榮耀過程。

當我選擇過配稱的生活,很快地便開始體驗到生命中能享有豐盛聖靈的幸福;我知道我體驗到的是救主的力量,因為那都是我尋求、祈求、求問來的。祂用恩典和慈悲包圍了我,使我在看待弱點時,認為弱點是可以解決的問題,也是有待學習的智慧。

現在這些經驗有如見證之泉,使我可以從中深深深地汲取擔任全部時間傳教士所需的見證。我很感激神讓我們經歷這些考驗,也感激經由服從而來的能力。我學到了自制和謙卑的寶貴教訓,也以傳教士和基督門徒的身分奉行這些教訓。我每天要教導基督的教義和祂的贖罪,我熱愛這樣的機會。誠如救主教導的,「你回頭以後,要堅固你的弟兄」(路加福音22:32)。

我知道如果不經歷那些試煉,我不會有今天的一切,而我已選擇成為祂的僕人。我要盡我所能,永遠配稱擁有祂的聖靈為伴。我知道救贖主活著,當我謙卑下來歸向祂時,祂也張開雙臂迎向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