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內而外

丹妮爾的故事


明亮的窗戶射出一道光芒,照亮漆黑的房間。

我年輕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服用像大麻和冰毒這類毒品,後來又開始喝酒,因為毒癮和不當選擇的關係,20幾歲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監獄和勒戒所度過。

我覺得生命裡有一個巨大的洞窟,即使把全世界的成就都放到裡面也填不滿。我一直想要更多東西,但始終覺得空虛不已。我推開天父和教會,不讓他們出現在我的生活裡,但我很不開心。

過了一段時間,我又走回頭路。之前大約有八年的時間,我戒除毒品,但後來故態復萌,情況嚴重,最後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。我開始大量使用毒品,最後不得不住進醫院,而且幾乎死掉。不過,這樣依然遏止不了我的惡習,我在醫院待了三天之後,又使用更多毒品、喝酒,因而失去工作、家和家人。過去八年心血所經營的一切,八個月內就全部化為烏有。不過,我還是改不了進出監獄、服用毒品、販賣毒品、說謊、偷竊的生活型態,一切作為完全無視於對他人造成的傷害和殘害。我每天活著,只是為了享受一次又一次的亢奮感,我根本已經道德破產。

有一天,傳教士來敲我的門,說他們有一段時間在教會沒看到我了,所以來看看我。我懷疑他們的誠意,但邀請他們進門,他們雖然並不知道我一直在尋找人生的方向,卻告訴我要重新尋找希望,也要祈求指引。後來那天晚上,我決定試試他們的忠告,於是跪下來祈禱。很久了,我沒有那麼熱切地祈禱過;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幫助,或者預期什麼樣的幫助,只是祈求會有某種神聖的力量出現。

第二天,我被逮捕,鋃鐺入獄。在獄中待了一個多月,向律師、法官、家人、天父許下承諾。我決定戒除毒品,不再回到原來的生活方式。經由這次經驗,天父真正地在靈性上拯救我脫離束縛。

從監獄出來之後,我和我的主教見面。我告訴他,我想要重新擁有教會成員的身分。我服從他大大小小的忠告,希望能獲得治療和康復。

第二年,我參加法院的煙毒勒戒計畫、教會的戒癮計畫(ARP)。ARP聚會是個受靈啟發的聚會,和我一樣在這個聚會當中努力的其他人紛紛支持我。為了獲得其他幫助,我會定期和傳教士見面、接受專業輔導,藉此幫助我解決一些很個人的問題。

經由這些工具、定期參加教會聚會、持之以恆地研讀經文,我開始覺得自己不再像個空殼子了,而是比較像個人。後來有一天當我參加聖餐聚會時,一股強烈的平安感降臨在我身上,我知道我回家了,我置身在我必需存在的地方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

通過重建生活的過程,我學會了保持謙卑,也能夠在法律方面取得和解,個人方面則過著協調均衡的生活。我必須去找許多人,請求他們寬恕,償付我虧欠社會的部分。不過現在,我已經可以把過去種種拋諸腦後;經由悔改,我知道我已經獲得他人的寬恕了。

泰福‧彭蓀會長曾說:「主的影響是由內而外, 世界的影響是由外而內。世界要帶人民離開貧窮,基督要從人民中帶走貧窮,而後人民將自已帶出貧窮。世界以改變環境來塑造人;基督改變人,然後由人改變環境。世界能制定人類行為的模式,但是基督能改變人性」(「從神而生」,泰福‧彭蓀會長,1986年1月,聖徒之聲,第3頁)。

今天,我的生活並非一切完美無缺,但我戒除毒品差不多已經三年了,而且不再感到絕望。我相信天父認識我,未曾放棄我,總是知道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。如果天父有能力拯救我脫離最黑暗的地方,使我的人生重見光明,那麼祂就可以為任何人做到這件事。我相信即使是那些陷入習癮的人,天父也會愛他們。天父的愛夠我們用,只要尋求祂的幫助,祂必定會給我們改過自新的機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