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能昂然站立

布萊特的故事


跪在沙發旁祈禱的人。

我的習癮故事要從青春期說起。我在中學時變成非常暴躁的男青年。我很小的時候就被母親遺棄,所以我與父親、繼母住在一起,他們也有自己的難題。

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要靠自己。我覺得這沒關係,不過我常常覺得痛苦、失落,缺乏適當的生活指引。我第一次吸毒是在13歲。在我的居住環境裡,毒品相當普遍。我不記得在哪裡拿到毒品、是如何得到的,不過我一點也忘不了當時的感覺。我變得麻木,毫無感覺和思想。所有的痛苦消失無蹤,那是我有生以來一直在尋覓的感覺。我不會想到我的童年、我的父母或我的過錯。我想隱身在這些感覺中,所以我經常吸毒、喝酒來獲得這樣的感覺。

中學畢業後,我的生活過得越來越荒唐。我開始在街頭接觸更容易上癮的烈性毒品,越陷越深。我花錢很快,所以就以犯罪手法來取得所需的錢。詐騙、偷竊、乞討,以及在許多寒夜裡瑟縮街角,都是司空見慣的事。最後我被逮捕了,當時我回想在高三的畢業舞會上,大家票選我是「最有可能入獄的人」,我在這裡了。我只需要美金200元保證金就可獲釋出獄。我的律師把我交給他的名單還我,但告訴我沒人肯幫忙。沒人。我被判刑入獄,我的習癮讓我失去了我所在乎的一切。

我出獄後,繼續沉淪下去,比以前更孤單。我最後到了一個戒毒中心,遠離家鄉和所有讓我分心的家鄉事物。我住在那裡快一年,處理深藏在這些習癮問題底下的一切感受。我學到了愛、紀律、接納和寬恕。我開始默默向神祈禱,針對我的人生歷程向祂具體地求問。 為什麼?您在哪裡?為什麼您賜給我生命,卻又讓我承受這些痛苦?我離開戒毒中心,確定我最需要的是在靈性上得到餵養。

我試著回去小時候去過的那個教會,可是我覺得自己不是很受歡迎。接著,在離開中心四個月後,有人來敲我的門──我打開這扇門,結果我的人生永遠改變了。兩位傳教士姊妹來我家。主一直在準備我,現在我準備好了。我學到了悔改和洗禮的重要意義。

「真的?」我問她們。「你們確定我有資格嗎?」我無法理解我能獲得寬恕。我迫不及待想要受洗,重新生活,但是我實在太害怕了。那時,其中一位姊妹很簡單明瞭地告訴我,你一旦洗禮,神就給你一本空白的新書,讓你重新紀錄你的新生活。

那天晚上我跪下來,向主敞開我的心。我對祂傾訴一切:我的過錯、我的罪行、我的恐懼和我的希望。然後我哭了。那天,我的心煥然一新。我知道我犯的錯已經獲得寬恕。現在我想要新的人生。十天後,我受洗了。

今年,我清白過日子就要滿15年了。這是我給自己的一份大禮。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善良本性,只是有時候必須稍為深入挖掘。所有的人都應該有機會尋求寬恕和獲得寬恕;主的恩典是充分的。如果我跟從祂,對祂有信心,就能克服障礙。我現在知道,過去我一直認為我在生活中很孤單,但其實並沒有。主一直都在,祂背我,牽我,擦去我的淚水。透過救主的贖罪犧牲,我真的知道,任何人只要倚靠祂和祂的慈悲,都能得救,在末日昂然站立。